亚洲杯:深度寒冬過境香港畫廊面臨重新洗牌

发布日期:2020-04-22   作者:亚洲杯外围   已浏览: 163次

3月3日,作為香港繁榮標志、創立40年的“世界最大海上餐廳”珍寶海鮮舫宣布停業。自1976年開業以來,珍寶海鮮舫不僅接待多國政商名人,還曾經是《食神》、《龍爭虎斗》、《無間道2》等經典港片取景地的香港城市地標。

3月23日,“香港茶餐廳傳奇”翠華22年旗艦店關閉,港產電影《春嬌與志明》里的經典臺詞:“從蘭桂坊出來后,一定要去翠華”就是出自這里。這不是單獨一間結業的翠華餐廳,在半年內已有4間分店結業,分店里的全體員工都已失業。

亚洲杯外围這樣的境況,對“興于百業之后,衰于百業之先”的畫廊業無疑是一個漫長的寒冬。“香港是對外型經濟體系。本土以金融、旅游、地產、零售為主,都各有各的問題,基本上畫廊屬于零售里面的一個產業,所以我們肯定是沒有辦法逃避這期間的困難。香港經歷了過去九個月的混亂,從貿易戰到社會運動,緊接著就是疫情,對香港畫廊來講,據我了解,除了國際頂尖畫廊,基本上都遭遇了一些困境。”方由美術創始人梁徐錦熹談到。

“全球的藝術品交易幾乎都在停擺狀態,而且拍賣也是全面暫停,所以現在所有跟藝術品有關的,尤其是中小型的畫廊與拍賣行,都在面對很直接的生存問題。而未來數月,我相信會有至少三分之一的有關公司結業,因為藝術品交易的支出是龐大的,而經歷數月入不敷支的日子,未來一兩年的環境也未見明朗,會造成中小公司結業和市場趨向壟斷的問題。”香港明畫廊負責人林沙洲說。

實際上,在疫情開始之前,長達近半年的社會運動,已經讓不少香港畫廊叫苦不堪。游客量下降,生意冷淡,就連員工上下班的交通也難以保證,不少原定計劃的展覽不得不臨時取消。有部分國際畫廊透露,像她們代理的藝術家都是國際大牌,他們對于個展開幕有自己的要求,如果香港局勢動蕩,很難保證畫廊的開放時長,那么這些藝術家寧愿取消香港展覽。而這些展覽往往策劃、準備了一至兩年,臨時取消損失慘重。

雪上加霜的是,1月底香港巴塞爾宣布取消,“藝博會在畫廊的銷售比重大約是20~30%,如果是銷售高價藝術品的畫廊,比重會到50~70%。對于大畫廊來說他們的付出是巨大的,但也不會因此倒閉,但中小型畫廊因為運營資金不足,這段時間就比較艱難了。”不少畫廊被迫轉戰國際,加大了國際各大藝博會的投入比例,以期平衡香港空間的收支。

然而,轉戰國際的日子也沒有堅持太久,疫情蔓延的速度遠超人們的預期,世界各地的藝博會、展覽紛紛取消,開拓網絡似乎已經成為了畫廊唯一的出路。巴塞爾官方適時推出了線上展廳,但臨時決定,難免失之倉促,不少畫廊反映,在前期資料上傳階段,已經有些雜亂無章,而整個線上的銷售結果,差強人意。除了高古軒、卓納、豪瑟沃斯等幾家頂尖國際畫廊有售出外,香港其他畫廊幾乎戰績平平,不少甚至為零。

“云展覽只能作為輔助,很多收藏家還是不習慣,等著等著下載就沒有耐性繼續看下去,并且欠缺了與畫廊職員接觸和直接交流那個層面,我估計云展覽必須配合其他不同的推廣方式一起做,包括實體展覽,才能有好的效果。”李安姿當代空間負責人李安姿說。

明畫廊林沙洲覺得,未來的方向一定是云展覽,“因為如今的影像技術已經非常成熟,所有藝術品細節基本上都可以看見,中低價位的作品基本都可以在網上成交。但大價位的作品我相信收藏家還是希望看原作的購買,但當然也有例外,只是比較少。所以拍賣行在未來的地位會更加重要。”

在線上展覽方面,國際頂尖畫廊,如卓納、豪瑟沃斯起步較早,卓納創始人大衛·卓納更是神預言,以后網上展出、銷售,將成為趨勢。這些頂尖畫廊資本雄厚,有資金支持早期對于線上展覽的開拓和維護,但對于中小畫廊來說,倉促展開線上展覽,并不能立竿見影收到效果,而收支壓力迫在眉睫,雖然大家都齊聲看好”線上“,但總有種遠水解不了近渴的無奈感。

位于香港中環H’QUEEN大廈的卓納畫廊近幾個月來沒有推出新展,但其線上展廳異常活躍。“卓納線上展廳”于2017年初發布,是首個提供在線欣賞與購買限量藝術作品的畫廊空間,迄今已帶來50多場線上展覽,迅速發展成卓納畫廊全球的“第七處空間”。獨樂樂不如眾樂樂,就在幾天前,面對全球疫情,卓納宣布開放自己已成熟的線上平臺,與其他年輕畫廊共享。首場展覽《平臺:紐約》邀請了12家來自紐約的年輕畫廊。

方由在這段時間保持著共度時艱的積極態度,“對銷售來講,我們只會盡量做,不能給同事和自己太大壓力,畢竟我們要共度難關,處理好家庭的關系。不會太強求很多生意。但頂尖藏家一直在持續找好東西,所以這幾個月憑著過去的積累還是能做到一些生意。”

對于代理的藝術家,方由希望可以慢慢用直播、用文字、作品欣賞用網上各種平臺將他們的內容所思所想介紹給大家,以保證觀者不會對有才華的藝術家感到陌生。“所以基本上在方由的網上平臺,會看到作品賞析、基本上不是為了買賣,當然有人問我們我們也會非常開心,但我們不會在這個時候強行做一些推銷。”

白立方亦是為數不多香港中環依然正常開放的空間,在這種特殊情況下,他們聯手香港K11聯合推出“邂逅”,不僅在自己空間呈現安東尼·葛姆雷、達明·赫斯特等作品,更是與K11Musea所呈現的西斯特·蓋茨,遙相呼應。畫廊透露,越是在這個時候,她們越希望,香港人在這座城市,和藝術有一場不期而遇的“邂逅”。

季豐軒也一直沒有歇過業,就算在去年鬧得最厲害、交通不便的時候,員工們還是正常每天往返中環。她們舉辦小型的研討會、參加公共雕塑展、整理文獻庫,甚至巴塞爾的取消,似乎對她們也未曾有太大的影響。“兩年前我就不太熱衷參加博覽會了,我們平常的生意也真的不靠博覽會,好的藏家不會是那種賺錢忽高忽低,還是蠻有實力,比較穩定,這樣的藏家,如果他覺得東西好,那么他也會看長遠。”

2019年下半年期間,李安姿當代空間因為各種事件加起來也只歇業了三個半天,但那段時間從各地來香港的客人少了,迫使她們多出差或透過手機和線上跟客戶溝通。“農歷新年以后來香港的人差不多是零,但可能由于香港的疫情控制得比較早,從我們三月中開新展覽開始,參觀的人數已經回復以往正常時期的人數,來的基本上是本地人,可能是因為我們這個展覽比較正能量,很多人都專門來看。不過,博覽會等取消迫使我們在線上、手機用不同的方式做更多推廣,又或是直接針對性地接觸客人。”

每年三月的博覽會占了李安姿當代空間一年整體約3至4成銷售,巴塞爾的取消讓畫廊必須更用力開發新渠道和客人聯系和溝通,不能再靠傳統的方法或像在全盛時期那樣等客人自己找上門。“我們在這段時間更努力在微信、Instagram、Facebook等媒體推廣作品和藝術家,數字上看效果不錯,我們也知道這是大方向和持續需要做,必須一直堅持在這邊多投入資源。”

位于中環的10號贊善里也反映畫廊的人流量明顯減少了,“這是目前最大的困難。但我們仍然逐一邀請藏家來畫廊欣賞他們感興趣的作品。我們正在思考如何通過更多線上活動來吸引觀眾來參觀畫廊。我們通過電子郵件和社交媒體平臺來進行宣傳。雖然和之前類似,但現在主要是一對一地邀請藏家,與他們進行更深入的對話。”畫廊總監KatiedeTilly認為,其實現在是購買藝術品的好時機,因為畫廊更愿意提供優惠的折扣。

在香港經營了46年的世界畫廊倒也比較“淡定”,從春節后,他們就只接受預約看展,巴塞爾取消,原本展位號“3E14”被他們別出心裁地定為了新展名,原本要帶到巴塞爾現場的藝術家作品,在畫廊展出。“我們把春天的展覽相應延后到秋天。在畫廊半開放的情況下我們可以趁機加強團隊建設,并裝修畫廊以提高展覽的空間條件。”

負責人林沙洲覺得,面對如此環境,畫廊最重要的是要面對現狀,做做網上展覽是一條路,而且可以為日后的市場情況作預備,我相信以后的網絡藝術品市場會更加蓬勃,更加真實。“我們畫廊是把上半年的展覽全數押后到下半年,相信大多畫廊也是。所以全球下半年的展覽一定都會全力以赴,各放異彩。”

香港雖不大但經歷豐富,整體氛圍變化很快,梁徐錦熹覺得下半年會慢慢恢復。“當然2020-2021肯定不是大家覺得的藝術市場的高峰,但這種低潮對藏家來說也覺得自己會有多點選擇,而藝術家經歷這一番動蕩還留下來的,也是真正堅持藝術的。希望大家通過這一次的波動看清楚不同國家的情況,恢復以后,能夠對內地、香港、澳門的藝術家更多一些關注;當然,我們還需要建立更完善、成熟的畫廊體系,這一潮后大大小小的畫廊可能會關閉,下一周期希望更年輕、更好、更規范的藝術能呈現給大家。”

相比梁徐錦熹的樂觀,明畫廊的林沙洲估計得更為保守一些,“香港的藝術市場,如果全球經濟沒有崩潰的話,我認為要到明年的三月始逐漸回溫,待不快的時期以時間沖淡,收藏家們才會逐漸開始留意藝術品。購買藝術品往往都是心情好的時候消費,享受藝術品帶來的愉悅感,而此次影響如此之重,相信需要一年半載方能回溫。”

季豐軒則早早算好了虧損,調整好心態,靜待春暖花開,“2020年,在商業上絕對不是一個好年份。因為有這樣的預判,所以我已經調整好心態,我坦然地算好了預計虧多少,剩下的那就等等吧,看長遠點。不過我相信,這個周期之后一定會好起來。”

10號贊善里的KatiedeTilly覺得香港市場擁有令人難以置信的應變能力,他預計情況將在6月得到改善,“這和當年SARS發的情況類似,在危機過后很快就會恢復到正常。我們今年下半年計劃為香港本土青年藝術家舉辦‘香港起動2020’的展覽。我們還將展示澳利亞藝術家家JohnYoung的作品。”